法律熱線
 
  當前位置 >>法律熱線

《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解答》(二)

發布時間:2018-12-10 瀏覽次數:1166

統一裁判尺度   江蘇省高院出臺

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解答》(二)

口文/李淑君


在上一期《統一裁判尺度 江蘇省高院出臺<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解答>(一)》文章中,我們對《解答》的結構及部分內容進行了解析,下面我們接著對剩下的主要內容進行解析:

(三)工程價款結算

 

1、合同無效后的后果

 

按照《司法解釋》第2條的規定,對于經竣工驗收合格的建設工程,建設工程施工合同被確認無效的,承包人可以請求參照合同約定支付工程價款的,即承包人對參照合同約定結算或者按實結算享有選擇權。那么,發包人是否也享有同樣的權利?

對此問題,《解答》第4條明確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無效,建設工程經竣工驗收合格的,發包人和承包人均可以請求參照合同約定支付工程價款。賦予發包人有權請求參照合同約定支付工程價款的權利,是基于平等保護合同雙方當事人的需要。

司法解釋》第2條規定的本意,并不是賦予承包人選擇參照合同約定或工程定額標準進行結算的權利,而是建設工程合同無效但經竣工驗收合格時的折價補償原則,即“參照合同約定支付工程價款”。從該條的文義內容來看,只是在文字表述上以承包人的名義出現而已,不具有其他內涵,不僅僅是賦予承包人進行選擇的權利。

 

2、管理費的問題

 

對于出借資質的一方或者轉包人要求按照合同約定支付管理費的,如何處理的問題,《解答》的意見為:“出借資質的一方或者轉包人要求按照合同約定支付管理費的,根據《建設工程司法解釋》第4條的規定,不予支持。”

 

在《解答》出臺之前,司法實踐中對于管理費的處理有多種形式,有的支持按照雙方約定的管理費進行結算,有的支持將管理費作為非法所得進行收繳,有的根據被掛靠人或轉包人是否參與管理作為支持管理費與否的標準等等,裁判標準不一。

 

《解答》出臺后,未再區分出借資質的一方或轉包人是否提供管理服務,全盤否定了管理費。但實踐中法院也會區分不同情況進行不同處理,如果被掛靠人或轉包人已經把管理費扣掉,承包人主張返還管理費的,法院可能不會支持承包人的主張。

 

3、黑白合同

 

黑白合同在我國建設工程領域可謂“歷史悠久”。《司法解釋》第21條規定:“當事人就同一建設工程另行訂立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與經過備案的中標合同實質性內容不一致的,應當以備案的中標合同作為結算工程價款的根據。”該條款被視為認定建設工程黑白合同適用的依據。那么,司法實踐中,法院又是如何認定判決其效力的?

對上述問題,《解答》的意見是將招投標的建設工程分為兩個類型:強制招投標的和非強制招投標的,在這兩種類型下招投標之前或之后簽訂合同的結算規則是不一樣的。

 

具體來說,對于強制招投標的建設工程,招投標之前簽訂合同是串標,串標合同和備案合同均無效,以實際履行合同作為結算依據;招投標之后又簽訂合同的,以備案合同作為結算依據。

 

對于非強制招投標的建設工程,不管招投標之前還是之后另簽合同的,均以實際履行的合同作為結算依據。這一點需要提醒各建筑企業注意,與之前的審判尺度相比變化很大。之前是只要招投標,不管是強制還是非強制招投標工程,在沒有串標情形下,均以備案合同作為結算依據,而現在是非強制的以實際履行的合同作為結算依據。

 

4、半拉子工程的結算

 

承包人未完成固定總價合同約定的工程量,即通常我們所說的“半拉子工程”,此時如何確定結算標準,在實踐中做法不一。

 

對半拉子工程的工程價款如何確定的問題,《解答》的意見是:“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約定工程價款實行固定總價結算,承包人未完成工程施工,其要求發包人支付工程款,發包人同意并主張參照合同約定支付的,可以采用“按比例折算”的方式,即由鑒定機構在相應同一取費標準下計算出已完工程部分的價款占整個合同約定工程的總價款的比例,確定發包人應付的工程款。但建設工程僅完成一小部分,如果合同不能履行的原因歸責于發包人,因不平衡報價導致按照當事人合同約定的固定價結算將對承包人利益明顯失衡的,可以參照定額標準和市場報價情況據實結算。”

 

《解答》中選用了較公平的計算方法,即采取“按比例折算”的方式,即由鑒定機構在相應同一取費標準下計算出已完工程部分的價款占整個合同約定工程的總價款的比例,確定發包人應付的工程款。

 

5、以房抵款問題

實踐中,以房抵款的行為引發了大量的法律糾紛,主要存在一個方面的法律問題就是以房抵款行為的效力如何認定?

 

在《解答》出臺之前,省高院對以房抵款的認定非常嚴格,對以房抵款約定基本上不認可,只有在辦理過戶登記以后才被認可。《解答》出臺后,明確規定:“在建設工程領域,如果工程款已屆清償期約定以物抵債的,只要是系當事人真實意思表示,且不存在《合同法》第52條、第54條規定情形的,效力是會得到認可。”

 

(四)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

 

1、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的起算

 

《合同法》第286條賦予承包人在發包人逾期不支付工程價款的情況下,以該工程折價或拍賣的價款優先受償的權利。最高人民法院在《關于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問題的批復》中規定:建設工程承包人行使優先權的期限為六個月,自建設工程竣工之日或者建設工程合同約定的竣工之日起計算。

實踐中,由于建設工程的復雜性,稍不注意,六個月的除斥期間屆滿后,承包人便喪失其優先受償權。現實中關于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的爭議主要集中在承包人是否在六個月的期限內行使及如何確定優先受償權的起算點兩個方面。

 

針對上述情形,《解答》14條區分三種不同的情形進行了規定:

 

“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的承包人行使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的期限為六個月,具體起算按照以下方式確定:

 

1)工程已竣工且工程結算款已屆期的,自建設工程竣工之日或者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約定的竣工之日起算;

 

2)建設工程施工合同解除、終止履行的,自合同實際解除、終止之日起算;

 

3)工程已竣工驗收合格,但合同約定除質保金以外的工程款付款期限尚未屆滿的,自合同約定的工程款付款期限屆滿之日起算“。

 

需要特別注意的是第(3)種情形,在《解答》出臺之前,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的起算點都是工程竣工之日或約定的竣工之日,現實中由于合同約定的除質保金以外的工程款支付期限很多是晚于實際竣工日期或合同約定的竣工日期后六個月的,會導致優先受償權無法主張。在《解答》出臺后,對于此類超過六個月情形的,承包人只要從應付工程款之日起六個月內主張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是能夠得到江蘇省高院支持的。

由于《解答》適用于施行后受理的一審案件,因此,我們建議建筑企業盡快梳理擬起訴案件及處于法院一審審理階段的案件,對于原來未主張的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的,要立即追加主張。

 

2、合同無效時,承包人能否享有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

 

《合同法》第286條是行使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的法律依據,但對建設工程合同被法院認定為無效,承包人是否可以依據該條款向發包方主張建設工程價款的優先受償權,該條沒有明確規定,也沒有相關司法解釋對該問題進一步解釋說明,導致司法實踐中對該問題產生了不同的做法。

 

對此,《解答》15條明確規定了,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不受建設工程施工合同效力的影響。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無效,承包人仍然享有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合同的無效不能直接否定承包人的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

 

3、實際施工人是否享有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

 

《解答》16條規定,原則上實際施工人不享有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屬于承包人的權利,但是,在總承包人或者轉包人不主張或者怠于行使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時,在發包人欠付工程價款范圍內可以主張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承包人主張將工程款利息納入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范圍的,不予支持。

 

4、承包人行使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的方式

 

對于承包人采取何種方式行使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解答》18條明確規定了,承包人通過提起訴訟或申請仲裁的方式,主張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的,屬于行使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的有效方式,不認可通過發函形式主張。

 

5、承包人放棄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效力的認定

 

《解答》第19條規定:“法律并未禁止承包人放棄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承包人自愿放棄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的,只涉及承包人自身利益的,該放棄行為有效。但該放棄行為損害實際施工人等第三人利益的,對該第三人不產生效力”。

 

也就是說,放棄優先受償權的工程款涉及到實際施工人等第三人的,則對實際施工人等第三人不產生效力,該等第三人仍然可以針對承包人已放棄的優先受償權對應的工程款自行主張優先受償權。這個條款實際上給了承包人在放棄了優先受償權之后的一次救濟機會。

 

(五)民事責任承擔

1、合作開發房地產合同各方對承包人的責任承擔問題

 

合作開發房地產比較普遍的是一方出錢,一方對外簽訂合同,后來因沒有支付工程款,承包人就把合作雙方都告上了。對于合作開發房地產合同中的一方當事人作為發包人與承包人簽訂建設工程施工合同,承包人要求合作各方對欠付的工程款承擔連帶責任的,如何處理?對此,實踐中有不同的觀點。

 

《解答》中對此明確規定:“合作開發房地產合同中的一方當事人作為發包人與承包人簽訂建設工程施工合同,承包人要求合作各方當事人對欠付的工程款承擔連帶責任的,應根據合作開發協議等證據查明事實,依法作出裁判。”

 

《解答》中沒有明確規定合作各方對承包人是否承擔連帶責任,是因為實踐中情況較為復雜,涉及合作開發主體、其他法律關系等問題,如有的屬于名為合作開發,但實為國有土地使用權轉讓、房屋租賃、借款合同、買賣合同,根據合同相對性原則,無需承擔連帶責任。因此,法院在審理中應根據合作開發協議等證據查明事實,依法作出裁判。

 

2、表見代理

 

在建設工程領域,經常出現項目經理超越職權范圍對外借款,此時是否應由施工企業承擔責任,涉及到表見代理的認定問題。但基于建設工程領域普遍存在非法轉包、違法分包、掛靠與被掛靠等市場亂象,及針對表見代理制度法律規定的原則性,就是否構成表見代理及責任的承擔,往往引發爭議。

 

對此,《解答》中明確規定:建設工程領域,項目部或項目經理不具有對外借款的職權,其以施工企業名義對外借款的,出借人要求施工企業承擔還款責任的,原則上不予支持。出借人舉證證明項目經理系獲得施工企業授權,或具有款項進入施工企業賬戶、實際用于工程等情形,導致其有理由相信項目部或項目經理有代理權的,出借人要求施工企業承擔還款責任的,可予支持。

 

原則上,項目經理對外借款是個人債務,施工企業不需要承擔責任。有關舉證責任分配,舉證責任轉移至出借人,出借人如能舉證構成有權代理或構成表見代理,則由施工企業承擔責任。原因在于,作為商事交易的主體,出借人應當知道項目經理沒有借款的權利,項目部的印章沒有對外借款的職能,應具有更高的謹慎注意義務,要核實授權委托書或者有表見代理的情況,如資金進入施工企業賬戶、實際用于工程,或者之前曾允許有過借款行為等。在舉證不能的情況下,出借人則需承擔不利的法律后果。

 

作者單位:江蘇君遠律師事務所

   
主辦單位:南京建筑業協會   備案序號:蘇ICP備10205300
電話(TEL):025-84595363  傳真(FAX):025-84592563
郵 編(Mail): 210001  地址(address):南京市解放南路八寶東街1號三樓

在线真人博彩娱乐平台-最新正规博彩真人网站-真人博彩评级官网平台_建筑业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