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熱線
 
  當前位置 >>法律熱線

建設工程領域實際履行合同如何判斷

發布時間:2019-3-11 瀏覽次數:782

建設工程領域實際履行合同如何判斷

 

口文/李淑君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以下簡稱《建設工程施工合同司法解釋》”)21條規定:當事人就同一建設工程另行訂立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與經過備案的中標合同實質性內容不一致的,應當以備案的中標合同作為結算工程價款的依據。該條維護了招標投標法的權威,規定了建設工程領域較為常見的黑白合同的處理原則,為司法實踐明確了尺度,取得了較好的效果。

 

隨著建設工程實踐的不斷發展,新型建設工程合同糾紛不斷涌現,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審理中遇到許多疑難復雜問題。為公正、規范地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統一裁判尺度,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于20186月出臺了《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解答》(以下簡稱《若干問題的解答》”),其中第7條對《建設工程施工合同司法解釋》第21條黑白合同的規則,在審判實踐中如何適用進行了明確規定,并區分為三種情況進行了分析:

 

“強制招投標的建設工程,經過招投標的,當事人在招投標之后另行簽訂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與經過備案的中標合同實質性內容不一致的,備案的中標合同有效,另行簽訂的合同無效,應當以備案的中標合同作為結算工程價款的依據。

 

強制招投標的建設工程,當事人在招投標之前進行了實質性協商簽訂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后經過招投標另行簽訂了一份實質性內容不一致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并進行備案的,前后合同均無效,參照雙方當事人實際履行的合同結算工程價款。

 

非強制招投標的建設工程,經過招投標或備案的,當事人在招投標或備案之外另行簽訂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與經過備案的合同實質性內容不一致的,以雙方當事人實際履行的合同作為結算工程價款的依據。

-上述規定,是將招投標的建設工程分為兩種類型:強制招投標的和非強制招投標的,在這兩種類型下招投標之前或之后簽訂合同的結算規則不相同。對于強制招投標的建設工程,招投標之前簽合同屬于串標,串標合同和備案合同均無效,以實際履行合同作為結算依據。招投標之后又簽訂合同的,以備案合同作為結算依據。

 

對于非強制招投標的建設工程,不管招投標之前還是之后另簽訂合同的,均以實際履行的合同作為結算依據。在這個問題上,需要提醒各建筑企業注意的是,和之前的審判尺度相比變化很大。之前是只要招投標建設工程,不管是強制的還是非強制的招投標工程,在沒有串標情形下,均以備案合同作為結算依據。現在是非強制的招投標的建設工程,以實際履行合同作為結算依據。

 

在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的實際履行過程中,個中情況紛繁復雜,由于出現不按合同履行的情形,常常導致在出現爭議時無法判斷哪一份合同是實際履行合同,從而對于以哪一份合同作為工程價款的結算依據存在重大分歧。對此問題,筆者就用以下案例來說明。

 

一、案例分析

 

這個案例是刊登于最高人民法院2018年第6期《人民法院公報》的一個示范案例,案號為(2017)最高法民終175號,雙方當事人分別是江蘇省第一建筑安裝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江蘇一建)與唐山市昌隆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昌隆公司),對于此類案件的處理指明了方向,具體案情為:

 

在雙方簽訂施工合同之前,昌隆公司作為發包方與江蘇一建作為承包方簽訂了《金色和園基坑支護合同》,將金色和園基坑支護工程委托江蘇一建施工,合同上未載明簽約時間。

 

2009年928日,江蘇一建、昌隆公司、設計單位及監理單位對案涉工程結構和電氣施工圖紙進行了四方會審。在履行招投標程序之前,江蘇一建已經完成了案涉工程部分樓棟的定位測量、基礎放線、基礎墊層等施工內容。

 

2009年121日,經履行招投標程序,昌隆公司確定江蘇一建為其所開發金色和園住宅工程項目的中標人,昌隆公司招標文件載明合同價款采用固定總價方式。2009128日,雙方當事人簽訂《備案合同》,約定合同價款采用固定總價方式確定。該份協議于20091230日在唐山市建設局進行了備案。

 

2009年1228日,雙方當事人簽訂《補充協議》,約定該補充協議是對金色和園建筑工程施工合同的有關補充條款進行的明確,作為主合同附件,與主合同具有同等法律效力。該協議第四條約定,結算方式:本工程執行河北省2008年定額及相關文件,建筑安裝工程費結算總造價降3%

 

2011年1130日,江蘇一建所承建的工程全部竣工驗收合格。20128月底,江蘇一建向昌隆公司上報了完整的結算報告,昌隆公司已簽收。之后,雙方就工程價款結算發生爭議。江蘇一建起訴至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昌隆公司提起反訴。

 

江蘇一建向一審法院起訴請求:(一)判令昌隆公司給付拖欠工程款43152301元(以司法鑒定確定的數額為準)及遲延支付工程款自竣工日起至生效判決確定的履行期限屆滿之日止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利率計算的利息(為計算訴訟費,估算約為6040160.69元)。(二)判令昌隆公司賠償停工窩工損失375萬元(以司法鑒定確定的數額為準)。(三)由昌隆公司承擔本案訴訟費用。

 

昌隆公司反訴請求:(一)判令江蘇一建賠償超撥工程款的利息128.2萬元;(二)交付工程竣工備案資料;(三)賠償因逾期交付竣工驗收資料造成昌隆公司融資等損失1206.12萬元(1077.92萬元+128.2萬元);(四)賠償因工程質量造成昌隆公司賠償小業主損失22.83萬元;(五)對樓梯間采暖與不采暖走道及住宅間隔墻保溫、采暖管道井主管保溫工程質量不符合強制性規范部分限期進行整改,昌隆公司暫不支付該部分工程款;(六)江蘇一建負擔本案訴訟費用。

 

在審理過程中,江蘇一建向一審法院提交案涉工程造價審計申請,鑒于雙方對于以哪份合同作為審計工程價款的依據存在重大分歧,昌隆公司主張按備案合同約定的固定總價計價方式結算工程款,江蘇一建主張按補充協議約定的可調價計價方式結算工程款,因此一審法院委托鑒定機構按照雙方主張分別以兩份合同為依據進行審計。

 

爭議焦點及法院認定

 

結合江蘇省高院《若干問題解答》內容,本文主要分析雙方關于欠付工程款數額這個爭議焦點。

 

1、一審法院觀點

 

首先,一審法院認定雙方當事人先后簽訂的兩份施工合同均無效。

 

理由是雙方2009128日簽訂的《備案合同》雖系經過招投標程序簽訂,并在建設行政主管部門進行備案,但在履行招投標程序確定江蘇一建為施工單位之前,江蘇一建、昌隆公司、設計單位及監理單位已經對案涉工程結構和電氣施工圖紙進行了四方會審,且江蘇一建已完成部分樓棟的定位測量、基礎放線、基礎墊層等施工內容,即存在未招先定等違反《招標投標法》禁止性規定的行為,因此該備案合同應認定為無效。

 

而雙方20091228日簽訂的《補充協議》系未通過招投標程序簽訂,且對備案合同中約定的工程價款進行了實質性變更,屬于《建設工程施工合同司法解釋》第二十一條所規定的黑合同,依法也應認定為無效。

 

其次,對于哪份是實際履行的合同,一審法院認為無法判斷。

 

本案中的兩份施工合同簽署時間僅間隔二十天,從時間上無法判斷實際履行的是哪份合同,雙方當事人對于實際履行哪份合同也無明確約定,兩份合同內容比如甲方分包、材料認質認價等在合同履行過程中亦均有所體現,且兩份合同均為無效合同就意味著法律對兩份合同均給予了否定性評價,無效的合同效力等級相同,不涉及哪份合同更優先的問題。

 

因此綜合考慮本案情況,可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五十八條的規定,由各方當事人按過錯程度分擔因合同無效所造成的損失。本案中該損失即為兩份合同之間的差價33141954.11元(150465810.58-117323856.47元)。昌隆公司作為發包人是依法組織進行招投標的主體,對于未依法招投標應負有主要責任,江蘇一建作為具有特級資質的專業施工單位,對于招投標法等法律相關規定也應熟知,因此對于未依法招投標導致合同無效也具有過錯,綜合分析本案情況以按64分擔損失較為恰當,因此總工程款數額應認定為137209028.94元(117323856.47+33141954.11×60%)。按此扣減已付工程款124939155元后,尚欠工程款12269873.94元。

 

2、二審法院觀點(支持一審觀點)

 

江蘇一建上訴主張本案雙方實際履行的合同是《補充協議》,應據此結算工程價款;昌隆公司認為根據《建設工程施工合同司法解釋》規定,《補充協議》為黑合同,應當以《備案合同》作為工程價款結算依據。

 

二審法院最高人民法院支持一審法院觀點,認為:(1)兩份合同均無效。(2)當事人提交的證據難以證明其主張所依據的事實,一審判決認為當事人對于實際履行合同并無明確約定,兩份合同內容比如甲方分包、材料認質認價在合同履行過程中均有所體現,無法判斷實際履行合同并無不當。(3)在無法確定雙方當事人真實合意并實際履行的合同時,應當結合締約過錯、已完工程質量、利益平衡等因素,根據《合同法》第五十八條規定由各方當事人按過錯程度分擔因合同無效造成的損失。一審法院認定由昌隆公司與江蘇一建按64比例分擔損失并無不當。

 

上述案例的指導意義在于,在當事人存在多份施工合同且均無效的情況下,一般應參照當事人真實意思表示并實際履行的合同作為工程價款結算依據;在無法確定實際履行合同時,可以根據兩份爭議合同之間的差價,結合工程質量、當事人過錯、誠實信用原則等予以合理分配。這個公報案例,明確指出了實際履行的合同一般應參照符合當事人真實意思并實際履行,法院審理過程中對涉案合同的施工范圍、約定價款結算方面作了具體審查。總之,實際履行的合同的認定既要合意又要有實際的行為。

 

二、啟迪與建議

 

實踐中,由于此類糾紛的日益增多,建筑企業應引起足夠的重視,具體而言包括:

 

在簽訂合同時,如果是必須招投標的工程,應重視備案合同的簽訂,力求將工期、質量、價款結算條款約定的對建筑企業有利;而對于非必須招投標的工程,應注重最終實際履行合同的簽訂,尤其是工期、質量、價款結算條款,應予以注明,避免承擔不利的法律后果。

 

在施工合同履行過程中,對于必須招投標的工程,如果切實能達成對本企業有利的補充協議,應及時催促、協助建設單位去政府相關部門進行備案,以確保補充合同的法律效力;而對于非必須招投標的工程,應注重對項目經理等工程現場管理人員的管理與約束,尤其是對項目經理合同會簽、結算等事宜進行必要的約束,確保施工合同及補充協議的簽訂、價款的結算由公司自行掌控,對于實際履行合同做到心中有數,避免項目經理擅自簽訂對建筑企業不利的補充合同而使企業遭受損失。

 

(作者單位:江蘇君遠律師事務所)

   
主辦單位:南京建筑業協會   備案序號:蘇ICP備10205300
電話(TEL):025-84595363  傳真(FAX):025-84592563
郵 編(Mail): 210001  地址(address):南京市解放南路八寶東街1號三樓

在线真人博彩娱乐平台-最新正规博彩真人网站-真人博彩评级官网平台_建筑业协会